如何看待yang shuping(杨舒平)在马里兰大学的毕业典礼上的言论?

  • 时间:
  • 浏览:0
  • 来源:海归求职在线
既然刷到了这个陈年老瓜,我来给你们补充补充后续吧。香甜空气同学没能成功留在米国,想回国来着,结果因为香甜的空气言论,在国内的各大群体口口相传,鄙视不已,国内面试就问“为什么不留在奢华的美国”。据说现在在韩国找了份工作。 同学们这是一堂活生生的关于公众演讲的负面教材啊回答里的英文我尽量修正了。我试图编辑问题很多次。每次都试图取消掉辱华这个标签。终于被我拿掉了。我个人虽然对于言论自由比较大度,但是依然经常对不实言论经常感到气愤。但是我气愤完了往往想要分析这种言论的出发点和目的,比如想要宣泄啦,拿钱得替别人办事啦,屁股决定立场不说老板给白眼看啦,或者就是单纯的蠢。这一点可以用吃屎来形容。毕竟你没吃过屎,怎么就能知道吃了屎的人一定是在吹牛呢?所以辱华的帽子扣的太大,丧失了气度。作为一个前新闻传播系的不肖学生,美国混日子有几年,在大小会议和申请资金项目上作报告的人,我经常“代表”亚裔在一票非亚裔前作报告。当然报告的内容可能是我们这个合作的项目怎么样,这个钱用的怎么样了,有什么问题,云云。我这是去谈亚裔或者华裔的一些现状和问题的。她这种场合我经历过几次,在几百号甚至几千号人面前发言,这种情况把球掉了()也不是不正常。我的工作虽然不是直接写求钱报告,但是也会涉及到怎么样既能让听众掏钱(我们这是真的要掏钱的),又能让上司满意(别说那些有的没的),同时不愧对自己的人华人背景呢(站稳了别跪着,特别是在一个充满极左的环境里让自己显得中立点)?很简单几点:第一列数据,虽然数字也会造假但是至少你的内容是相对可靠的,第二客观的讲问题少用感情字眼,第三多方合作创建和谐社会啊。中宣部教育我发现歧视不是一无是处的,和谐和谐在和谐绝对是普世真理。还有一点血泪教训,不提两党政治和具体候选人,无党派,才是坠好的。政治话题其实远远美国国没那么开放,聪明人大多数都不会直接说政治话题的。很多人有个误区,就是认为美国是民主社会,言论自由。这点错啦。美国的言论自由只是保证你说什么都不会被联邦政府和州政府爆菊(还是有选择性的,毕竟你飞机安检的时候难道会讲炸弹的笑话吗?你敢在上做点经典动地的大事吗?),但是不保证你会被唾沫星子喷死造成精神创伤啊。政治问题没有绝对对错,顶多是敏感。一个敏感或者看似敏感的问题,如果用“冒犯和被冒犯”来作为切入点。这就落入了:被冒犯者举证举证被怀疑再举证的怪圈。这是我们不想看到的。加上被侮辱与被误解是很个人的情愫,必然无法团结到理性的大多数。所以这种主观性很强加上我带有个人体验的演讲,就算都是假的,你也很难能说她个人不会有这种想法,也许她就是这样过来的呢。不要用真假来描述它。我看完视频其实没啥愤怒的,可惜这姑娘白瞎了这么个好机会。我只能说,她说的没毛病。毕竟站上去把稿子念完了。但是内容不合适这种毕业典礼演讲需要的是什么?或者说,任何演讲都是有套路和范式的,这个套路和范式又是什么呢从个人层面来说,讲个人奋斗,讲同窗情谊,讲师长教导。讲凌晨四点的图书馆,写不完的丢,做不完的。从机构层面来讲,肯定美国教育,讲马大包容,讲马大提供良好平台,能自黑的讲马大用人不拘一格连自己这种都会要,在中国石块石头,在美国变成了亚洲石头。讲美国文化提携。如果你对自黑感觉麻烦或者超有自信的话,可以讲自己帮助马大垮了一个大台阶(抱歉我编不下去了)从阶级、家国、文化层面来说,在美国么当然讲自己的文化背景在美国得到了更好的释放,并且前瞻一下中美合作,造福人类。中体西用,啊不对是西体中用(个人主义是坠好的),美国是民主的灯塔,虽然现在灯火一闪一闪,但是过几年肯定会重新亮起(啊不好意思我绝对不是在说特朗普,你们这些人不要搞大新闻)这样不仅充分满足毕业演讲范式,还顺变满足美国大学略倾左(我记得马大应该是蓝的?)美国大众的亚洲幻想,中宣部喜欢,马大喜欢,刀切豆腐两面光,中美两国幸甚至哉,皆大欢喜。但是她的策略:用中文口音的英语和中文的思路黑美国教育,用中式的狂热非理性思维在美国人面前黑中国,顺变一波带走马大,系主任,院长,选他演讲的中国人和数百几千中国校友,膈应台下无数美国人的同时被中国人千夫所指,你这种自我牺牲的精神我有点跟不上。相信我,美国正常人脑子思路和中国正常人是一样的。通过贬低一群人来抬高别人,你可以私下里对说,人家也许会暗爽一把笑笑过去了(但是仍然会觉得你可怜会给你)。但是大家想听的东西都是样的: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世界和平大同人类互助友爱,亚欧拉非互相提携族共和,不要战争不要党争不要啦(最后一个大雾)另外一个就是选材系统。那么多留学生选不出来合适的,要么这届学生不行,要么选人的脑子不行。根据我对马大和美国熟人政治找典型性格的了解,后者可能性高很多。毕竟我这种三流学校的学生都能赶鸭子上架,你们马大找个和我差不多的应该没有一个足球场,也有半个足球场了吧?但是这次找了个那么差的,我很替你们马大捉急啊。以后你让马大毕业生怎么混啊?人家一见面就说:嘿你们马大是不是前两年出了一个叫什么的然后搞得留学生都不申请了。这么多走不来了,本人没问题,但是你选吧他的不知道学校紧张要让我们留学生填坑,明年中国人申请一下子腰斩,你是要负责任的啊晓得不晓得。所以这都是体系的锅。一个好的体系能用尽其才,一个差的体系创造更多笑料。这里要指出一点。对了有些同学说她丑,包括我之前说她民族自恨啊还有表演型人格啊,我觉得这个和什么辱华一样,没必要。我们这么说是不两性平等,不女权的涉嫌物化女性,这个思维很危险啊。我自己看来要去再接受一下再教育。我们应该鼓励她创造更多艺术的化妆和更加舞台式的演讲技巧,毕竟所有的灵魂都一样美丽,所有的外表都是浮云,小胡子讲话的时候还要夸张呢肢体语言,你看最后还不是几千万傻子为他送死啊?